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网站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网站动态

“遗迹”与传说故事

2020-01-12 08:41:06 点击数:

    明清时期,围绕地藏信仰,九华山还形成了一系列与地藏菩萨、或者说与释地藏有关的“遗迹”、传说故事等。现择有据可查的、明清时期出现的“遗迹”、传说故事等,列举如下,以示明清时期地藏信仰在九华山之盛况。

    白犬善听。民间传说,释地藏从新罗国渡海来华时,携带一条神奇的白犬,名叫“善听”,又叫“谛听’,、“独角兽”,同舟共济,结伴而行。地藏卓锡九华后,立志修行,因有善听昼夜相随,处处逢凶化吉,终成佛法。清仪润《百丈丛林清规证义记》中也载:“佛灭度一千五百年,地藏降迹新罗国主家,姓金,号乔觉。永徽四年(653),年二十四岁,祝发,携白犬善听航海而来,至江南池州府东青阳县九华山。”后人认为善听通晓佛理,并通人性,能避邪恶,将其视为吉祥的象征。九华山化城寺现存一座铜铸“独角兽”,长73厘米,高66厘米,重250公斤,似虎非虎,似狮非狮,猛然回首,造型奇特。低部刻有“姑苏梅城吾造”字样,清康熙年间百姓募化铸造并献与九华山。这是百姓依据释地藏所携善听的传说,加以想象和美化而创造出来的。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浏河乐遥园,

                      

    九华行祠。俗称石壁庙,位于九华山北麓老田村吴氏宗祠东侧。此庙原为新城吴氏水口社庙,后改为协济行祠。相传释地藏初至九华山时,曾暂住协济行祠,受到族主吴用之接待,并指点其修行之地。据《重建九华行祠石壁庙记》载:“昔有金地藏者,新罗国王之支庶也。唐肃宗时,浮海来青阳至吴氏地以居。吴氏孟光父子见其神色之异,指诣城峰阂氏之寺居,以为修行之所,今化城寺是也”。据说释地藏定居山上后,还常与吴氏往还。每次去老田,吴用之都亲自恭迎,临行还赠送米油接济。释地藏为此曾作((酬惠米》诗赠与吴用之,以表达感谢之情(见第一章第二节)。北宋淳化年间,吴氏族人为纪念先祖与释地藏的结缘,特在协济行祠的旧址上建“九华行祠”。明弘治元年(1488)重建,今存《重建九华行祠石壁庙记》。相传直至1949年以前,九华山佛教每月都要派执事僧到九华行祠向吴氏族人象征性地领取月米灯油。

    东岩晏坐。东岩,又名晏坐岩,在化城寺东,因“横截如屏”,故名“东崖”。明弘治十五年(1502),王守仁将其更名“东岩’夕。正德十五年(1520),王守仁再至九华,“武宗使侦先生,见先生晏坐一室,故名晏坐岩”。崖上有巨岩,如屋可居,相传释地藏曾栖身于此,在岩头晏坐诵经。据明嘉靖《九华山志))记载:“宴坐岩,在茗地源南,自北而上极险不可行,然却有奇石。登者从东南盘折而行约二里,山顶有石岩,深入如屋可居。昔金地藏始卓锡于此。”。

    龙女献泉。龙女泉,旧称神女泉,在东岩西下涧沟。“龙女献泉”的故事源于唐费冠卿《九华山化城寺记》,记中载释地藏初入九华时,“岩栖涧汲,以示高洁。曾遇毒鳌,端坐无念,有美妇人作礼奉药,云小儿无知,愿出泉补过。应视坐石,石间潺潺,时人谓之九子神焉”。后人据此演义出,“龙女献泉”的故事。如明嘉靖《九华山志》载:“龙女泉,在金地藏塔后。昔金地藏初结茅,绕行择居,颇渴,有女告以泉处,地藏发石果得泉,女忽不见。”。另外,在肉身宝殿西侧也有一地藏泉,相传释地藏肉身由南台迁往神光岭建塔入葬时,揭石而得泉。

    白缮充饥。白塔,学名“白至”,石灰岩的一种,白色,质软,由古生物残骸集聚形成,主要成分是碳酸钙,荒年人们以此充饥,俗称“观音土”。“白缮充饥”的故事源自唐费冠卿《九华山化城寺记》中的记载,释地藏居化城寺后,德被四方,名闻遐迩,一时东僧云集,“本国之闻,相与渡海,其徒实众。师忧无粮,发石得土,其色青白,不掺如面”,此土即为白塔。据史料记载,九华山有三处白缮穴:其一,位于宴坐岩下,明嘉靖《九华山志》载:“白缮穴,在晏坐岩下,昔金地藏学徒颇众,取以为粮,食之甘滑如面,今穴尚在。费冠卿诗 ‘搜泥时和面’指此。其二,龙潭之侧,宋赞宁《高僧传》载:“龙潭之侧有白缮刷,取之无尽。其三,地藏洞中,南宋陈岩《白缮穴》诗注云:“金地藏尝居洞中,旁有白缮穴。以上这些有关“白塔充饥”的故事皆源于费文,但具体位置又各不相同。

    化城池莲。化城池即放生池,“在化城寺前,形如僵月。池中常开莲结实。初亦无种,相传金地藏居时有之”。

    钵囊花落。钵囊花,九华山古代珍惜花木,“木本,高丈余,叶细而长,色翠而泽。花生叶上,曹如黄葵,香闻数里”。相传,“金地藏游南台,适有花落钵中,他时不落也”,“其以此而名与”气

    神光岭表。神光岭位于九华街西,南北走向,长约三公里。据费冠卿《九华山化城寺记》记载,释地藏寂后三年,肉身不腐,僧众将其移至南台的山岭,建塔安葬,据说塔基上空曾出现“圆光”,明亮如火。后人依此名其为“神光岭”。明嘉靖《九华山志》载:“神光岭,在金地藏塔前,平田岗之下,有圆山隐伏。相传金地藏有光现此。明万历蔡立身《九华山志》亦载:“(释地藏)年九十九跌坐以逝,建塔三层藏之。傍地时发光景,五色烛天,名神光岭。

    地藏足印。在天台峰西有一“古拜经台”,相传为释地藏拜经处。台上有庵名“大愿庵”。庵后有一高20米的巨型峭石,造型酷似老鹰趴壁,故人称“大鹏听经石”。石下有一双巨型脚印,相传为释地藏苦修磨练的足迹。在东岩南侧舍身崖畔也有一双巨型脚印,相传是释地藏进山时留下的脚印,与拜经台上之脚印遥相呼应。明潘来《晏坐岩》诗云:“大士潜修地,双跃尚宛然。此外,化城寺中原存一双麻编芒鞋,长二尺许,相传为释地藏的遗履。明潘来《化城寺》诗云:“玺押金经原内赐,尘封双履未西回。”并注曰:“遗履一枚,长二尺许。”

    可见,上述与释地藏有关的“遗迹”,大都伴有后人附会的、带有神话色彩的传说故事。虽然如此,但也体现了释地藏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和影响,同时也体现了地藏信仰在九华山的盛行。此外,九华山的寺院建筑中,如神光岭上的肉身宝殿,专为供奉释地藏肉身而建;十王殿的整个建筑布局与“丰都鬼城”类似,这与地藏菩萨“幽冥教主”掌管地狱相一致。所有这些,都是围绕地藏信仰而开展的,都体现了九华山地藏信仰的盛行。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